丁丁:[email protected] 狂欢开始了,谁还有心思干活!

81_1

狂欢现场随时有即兴表演,一个喷火艺人引来无数喝彩。

文/图_丁丁

其实在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候,特内里费(Tenerife)与任何拥有无敌海景的热带度假地都没有太大差别,作为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最大的一个岛,它集大西洋的温暖滋润与自身景致多样于一身。在这天的整个白天,我们已经充分领略并享受到了这些:早上才坐着缆车登上冰雪皑皑的山顶,中午就到了茫茫戈壁,而下午又在黑沙滩上享受热带时光。按说这种多半天工夫能穿越若干季节的地方,已经够让人心满意足,但谁让我们足够贪婪,并且此时的加那利群岛给了我们这样贪婪的理由?或许每个人都认为,眼下这些只能算开胃的前菜,因为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已经拉开帷幕了,紧赶慢赶、费足力气“抢购”到这个时候的机票、酒店,就是冲着狂欢节啊!所以,白天的美景全当友情赠送的浮云,夜幕降临后,才是最期待的“大餐”。

**81_2

狂欢游行队伍里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女孩儿,虽然一副天然呆的萌样子,谁能说得好过个十几年,会不会站上花车成为狂欢节皇后,作为全场引人尖叫的焦点呢!换行头,面目难辨最得意**

恐怕没有任何一次旅行,会让人这么期待白天赶紧过去,夜晚快快来临。不过当时间逐渐接近,街上狂欢的气氛开始显现的时候,我们内心又划过了一丝忧虑。与那些稀奇古怪的惹眼装束相比,我们每人为狂欢节准备的衣装简直太逊了。男人穿得花里胡哨、女人多露些乳沟大腿原来只是最基本配置,但只是这样,必定就会淹没在人潮中,全无特点。

“先生女士们,如果你们需要,小店准备了一些衣服,供你们穿戴。另外,化妆师也会待在这里……”当酒店前台的意大利美女笑容可掬地告诉我们这一消息的时候,每个人都难掩内心喜悦——尽管并不是什么豪华五星级大酒店,但这样的服务,简直是太太太贴心了。

我迅速回房间做了简单准备,放下多余的东西,就打算去服装间挑选衣服。在寻找那间屋子的时候,却误打误撞看到了今年狂欢的花车皇后。就在酒店巴洛克风格的咖啡厅里,她已经梳妆完毕,巨大而夸张的头饰就放在一旁,此时一堆当地媒体记者正围着她提问——每年在狂欢开始前,都有特别的媒体开放时间,经过千挑万选的狂欢花车皇后会首度亮相。“我们需要提前见到她,采访、拍照,搞定明天将要出版的内容。否则晚上狂欢开始了,谁还有心思干活!”一个本地日报的记者这样告诉我。

我借着自己端个巨大相机的优势,很容易就挤到前边,一边拍照一边听着别人一个接一个地提问。19岁的花车皇后就是加那利群岛人,来自另外一个岛屿,大大的黑眼睛、黝黑的皮肤,一笑起来露出满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尽管还没穿上惹火闪亮的行头展现火辣身材,但已经足够光彩照人了。我也像其他人那样,对着放在一旁,带彩色羽毛的金光闪闪头饰一通狂拍,并好奇地掂了掂它的分量,足有十公斤的样子。把它戴在头上舞动一整晚,即便是不用走路,也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还好,我并没有被花车皇后的美色吸引而耽误太久,不过已经在选服装的环节上落伍了。连一向磨磨蹭蹭的两个姑娘,也早就来到服装间开始挑衣服,而更早到的两位,此时已经跟化妆师讨论什么样的妆容与衣服更搭了。我们围着挂有几十件长衣短褂的衣服架一边挑一边讨论、互相出主意,十分钟后,大家都选到了差不多合适的。身材魁梧的大叔身材正好适合那件欧版大尺码丝光绿黑条纹西服,他直接涂了个大白脸、画了两撇夸张的八字胡和大红嘴,戴上那顶从不离手的皮质宽檐帽,直接变身变相怪杰;长发文艺男选了件很有设计感、带亮片的蓝绿相间流苏长袍,点黑鼻子,在嘴唇上画两颗板牙,音乐剧里《猫》的形象顿时活灵活现,在化妆师看来可以直接上百老汇的舞台;最美的那个辣妹有自己的紧身衣、黑丝袜和短裙做基础,挑选起来最容易,一件橘色小外套和羽毛大披肩,简单一个紫色眼影,就已经很是出挑。而我呢,选来选去觉得那个可以随意包裹的开身袍不错,只是还缺点道具,于是冲上街,在这几天兼卖各种狂欢节道具的杂货店买了一个自由女神风格的面具,再用原本做头巾的与衣服同色布料包裹一本卷成卷的画册当火炬,作为我们一群人里最难以辨认本来面目的人,我感到很得意。

**81_4

巡游前,餐厅里举行的化妆舞会,很多酒店都会提供各自场地进行这样的活动。**

看巡游,站着不动就行

就在我们都选好了行头,高兴地扮酷合影之时,在餐厅里举行的化装舞会已经开始了。在狂欢节期间,很多酒店都会提供各自场地进行这样的活动。那些这两天偶然在大堂、电梯或者吃早餐时看到的住客几乎都云集于此。和我们一样,他们也都是冲着狂欢节来的,不过人家的准备更为充足,这从打扮装束上就能见出高下。不仅化妆讲究、服装出位,在他们身上还带着明显的地域性,新西兰大叔显然觉得光是一身黑白花乳牛装不够出位,不知哪里找了几个塑料乳头挂在微微凸起的肚皮上,显得更惟妙惟肖;意大利帅老头一身贵族装束,他自称脸上那个精致的手工面具是家传的宝贝,有几百年的历史;那个和我们从马德里同机抵达的大汉对佐罗的造型看来很满意,还有些满口西班牙语没太聊过的,我也分别从衣服能猜出一二。

小型舞会持续了好一阵子,大家在结束前每人用双手搭着前边人的肩膀围成一个圈,随节奏整齐地跳动,让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随着欢呼,大家散去。我打赌没有一个人会就此回到房间,大家走上街头,而这个时候,外边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从接近城市中心区开始的道路开始交通管制,除有特别通行证外的一切机动车辆严禁入内,就在前方不远,狂欢巡游已经开始了。要知道,这是整个狂欢节最重头的节目。一个个服装统一的队伍或者是同一社区的居民,或者是来自同一机构,有的甚至是自海外集结而来,为了接下来的出场,有些人甚至从半年前就开始准备。队伍几乎首尾相连地游荡全城,几乎会持续整夜,所以几乎在所有地方,只要站着不动,就可以看到几乎全部的狂欢节精华。花车皇后并不是只有之前看到的那一个,似乎没过一阵子,一辆慢慢开来、被精心装扮的花车上就有一位美貌舞娘,只是阵势和围观追随者没有前者大而已。不过除了这一看点,游行队伍里随时出现的亮点,在我看来绝对不比那个逊色多少。某中年组女巫师戴着黑色尖帽子,她们除了有魔法棒,每个人还都善于用风情万种的眼神摄人心魄;印第安舞娘们不仅身材火辣,还全都舞技了得,她们酥胸半露,腰肢扭动,一时技惊全场。此外,老年和儿童也绝对不因为年龄而认输。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对相互搀扶着单独出场的老夫妻,老奶奶一袭孔雀般的盛装显得无比高贵,老爷爷则打扮成卓别林,迈着八字步让人忍俊不止。“我在这里过了一辈子狂欢节了。”老爷爷骄傲地对我说。走在他们身后的小朋友队列可爱到让人想上去把他们全都抱走,领头的小女孩像是见惯了大阵势,在镜头面前显得非常淡定,而后面更小的那个显然刚学会走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走着走着摔了一跤,但马上爬起来继续。她现在虽然一副天然呆的萌样子,谁能说得好过个十几年,会不会站上花车成为狂欢节皇后,作为全场引人尖叫的焦点呢!

行走者语

根据基督教传统,教徒在每年复活节前要进行40天的斋戒,而在之前一周,人们则尽情打扮,在街头尽情地狂欢。世界上知名的狂欢节目的地,除了加那利群岛,还有巴西的里约、意大利威尼斯等。狂欢节通常在每年的2月末。

要从国内前往加那利群岛,首先需飞抵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之后再转乘国内线,飞抵特内里费或者其他岛屿。

81_5

白天在黑沙滩上享受热带时光。

81_6

特内里费(Tenerife)与任何拥有无敌海景的热带度假地都没有太大差别,作为加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最大的一个岛,它集大西洋的温暖滋润与自身景致多样于一身。

81_3

印第安舞娘们不仅身材火辣,还全都舞技了得,她们酥胸半露,腰肢扭动,一时技惊全场。

原文链接: http://www.nbweekly.com/culture/travel/201303/32457.aspx

Avatar
丁丁
写作者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